逝者丨魯特格爾·哈爾 一如眼淚消失在雨中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張宇欣 日期: 2019-08-10

在《銀翼殺手》片場,哈爾念完那段獨白后,現場的工作人員集體鼓掌

拍攝于1982年的科幻電影《銀翼殺手》講述的是發生在2019年的故事。電影里有很多復制人,他們只有四年壽命,被人類派往太空殖民或做勞工,當他們有了人類感情時就要被毀滅。復制人首領羅伊帶著一批復制人逃回地球,與自己作為奴隸機器的命運抗爭。整部電影像夢又像詩,骯臟的霓虹閃爍的街道,永遠下不停的黑夜的雨,迷離而堅硬的未來都市——雷德利·斯科特一舉樹立了賽博朋克電影的美學典范。

正是在一個這樣的雨夜,被追殺至末路、面孔流血的羅伊說出了那段經典的臨終遺言:“我所見過的事物你們人類絕對無法置信。我目睹戰艦在獵戶星座的端沿起火燃燒。我看著C射線在唐懷瑟之門附近的黑暗中閃耀。所有這些時刻終將消失在時間里,一如眼淚……消失在雨中。死亡的時刻到了。”

很少有電影片段擁有被咀嚼近40年、讓幾代影迷牢記的耐力。英國《觀察家報》將之列入“影史十大經典時刻”。我們并不知道C射線和唐懷瑟之門的模樣,這更添加了羅伊不可捉摸的詩性。一個在中國流傳頗廣的謬誤是,這段話是羅伊的扮演者魯特格爾·哈爾的即興創作。很多網友以此為例紀念演員哈爾的偉大。臺詞確實有他自己加工的成分:拍攝這場戲前一晚,他刪去了編劇寫的“太歌劇化、過了頭”的臺詞,留下了“獵戶星座”和“C射線”的意象,加上了“消失在雨中”的話。他認為羅伊是個充滿詩意的人,“要在垂死時向戴卡德展示,真正生命的特質是什么樣的。”而他之前的表演亦為羅伊賦予了無可比擬的人格魅力:亦正亦邪的笑容,令人印象深刻的銀發藍眼,喜歡黑風衣、鴿子和威廉·布萊克的詩。

“和他的人類對手相比,他的優點實在太多……他似乎有自己的良知,有時也會變得很溫柔,好似他也有自己的心。這些特質對人類來說很美好,但對機器來說,就更棒。這個角色令我錯覺叢生,我覺得他幾乎就是一個真正的人,強壯而令人喜愛,卻被束縛在一塊電腦芯片中,電池里的能量也幾近枯竭。”哈爾評價。

哈爾是一位優秀的演員,對角色有精確的理解力。他的父母都是演員及戲劇教師,對藝術比對家人的感情還深;他本人在15歲時離校加入荷蘭海軍,有一整年乘坐貨輪在世界各地旅行,但色盲限制了他在航海領域的發展。完成高中學業后,他到阿姆斯特丹學習戲劇和舞蹈,很快又退學加入荷蘭皇家軍隊,幾個月后因反對使用致命武器而離開。他的表演生涯始于1969年(荷蘭電視劇《Floris》),四年后在《土耳其狂歡》(1973)中擔任主角——該片曾入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后被評為世紀最佳荷蘭電影,他也因此走向國際影壇。

哈爾生于二戰期間,一生奉行和平主義,同時是環保主義者和社會活動家。但他偏好詮釋那些偏離軌道的人物:在史泰龍主演的《夜鷹》(1981)中,他是一個冷血的恐怖分子;《搭車人》(1986)中,他扮演一個神秘的搭便車者,見人殺人。1990年代后,他越來越多地出演低預算電影,曾在《吸血鬼獵人巴菲》(1992)中飾演反派主角。他還演過無家可歸的男人、眼盲的武術家、角斗士、刺客。1999年,他被荷蘭公眾評為世紀最佳荷蘭演員。

在《銀翼殺手》片場,哈爾念完那段獨白后,現場的工作人員集體鼓掌。編劇大衛·韋伯透露,哈爾拍完這個鏡頭后“像一個頑皮的小男孩”向他看去。韋伯當時確實對哈爾的臨場發揮很意外,但沒有表現出不悅或要求重拍。影片上映后,韋伯承認,“雨中的眼淚非常美。”一個后續的插曲是,音樂家大衛·鮑伊在好友Terry Burns的葬禮上寫下贈言,“你見過我們無法想象的事,但所有這些時刻都會消失,就像雨中的淚。”

真正的2019年到來了,這個多雨的夏天,哈爾因未明確的疾病在荷蘭的家中去世,享年75歲。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1期 總第619期
出版時間:2020年01月05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
粵ICP備10217043號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杂技群英会电子
竞彩足球比分推测 豪利棋牌苹果手机下载 重庆百变王牌百宝 广西福彩开奖公告 宝博网址 河北快三推荐高手 茅台股票今日股价 能玩斗牛的棋牌游戏 呱呱湖南麻将免费下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今天期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板 海南飞鱼彩票的技巧 秒速塞车官网 3D彩吧图谜 法国乌拉圭比分预测足彩 大数据概念股票一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