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丨馮珊珊的三次開竅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張明萌 日期: 2019-08-21

「我一直開動腦筋,練球的時候不是一個機器」

2019年7月,高爾夫球運動員馮珊珊第三次“開竅”了。

兩年前在藍灣大師賽奪冠拿到世界排名第一后,馮珊珊的目標變成了東京奧運會金牌。她發現周圍的新人打球距離普遍比她遠20碼,她出道十余年,經驗足、精準度夠,但依靠童子功練就的打球距離難以后期彌補。因此,她改變了打法、更換了裝備,開始了運動生涯中某種程度上的“再出發”,在適應過程中,她的成績一度起伏,連一貫擅長的精準控制偶爾也會出狀況。

“我很注重控制,我在揮桿的時候,要感受球桿傳達給我的反饋,盡量做到100%的控制,差一點點我就會知道。”2013年到現在,她只換過兩次球桿。

直到7月的那次決賽,馮珊珊終于能做到將新裝備、球感、意識進行平衡。這次開竅讓她獲得了刺莓溪精英賽的冠軍,這是她在LPGA的第十冠,結束了一年半的冠軍荒。

第二次開竅是2012年,馮珊珊決定在參加LPGA(美國女子職業高爾夫球巡回賽)的同時參加日本女子職業高爾夫球巡回賽(以下簡稱“日巡”),那是她征戰LPGA的第四年,賽事減少,她覺得自己作為年輕選手,需要更多的賽事鍛煉。8月參加日巡比賽,最后一洞開球前,她領先三桿,只要不出現重大失誤就可以贏。她打帕(擊球入洞的桿數與標準桿數相同的成績)奪冠。她在2008年轉為職業球手,三年半后終于拿下第一個冠軍。“好像放下了一些包袱,后面就開始冠軍、冠軍、冠軍……”

這次冠軍之后,她在高爾夫球界引起了關注,又在賽季接下來的比賽中,接連獲得了LPGA錦標賽(大滿貫賽)冠軍、歐巡賽世界女子錦標賽個人賽冠軍等5個冠軍,順利躋身世界排名前十,良好的狀態一直持續到2016奧運會奪牌以及2017年獲得世界第一。

2008年,18歲的馮珊珊第一次參加美國職業高爾夫球運動員資格考試,成功通過,開始參加LPGA。第一年30場比賽,前面10場只晉級了一場。賽季中段一場比賽,她和一位前輩同組,前輩經驗豐富,打到球道,一推就是鳥(擊球入洞的桿數低于標準桿數一桿),兩推帕,那天打了負八(擊球入洞的桿數低于標準桿數八桿)。

此前,馮珊珊單輪最好成績是負四,“以前我都覺得打負七負八好難,好像一場球不能允許自己有一個失誤,每一桿都是超完美才可能完成。但那天那個姐姐并不是,我發現打負七負八也有中間加一加二的可能。我明白了低桿數不是想象中那么難,也允許自己犯一些錯誤。跟她打完,好像自己開竅了。”那天之后,下星期的比賽馮珊珊打出了負七,再下星期打出了負九,剩下的比賽都發揮得不錯,賽季結束,她在新人獎金榜排第38名。

三次開竅將馮珊珊的高爾夫球運動員生涯劃分為四個階段:轉職業前、適應期、走向高潮、再出發。在四個階段的成長中,馮珊珊面對了身體與個性上的改變:為了保證擊球的力量,她不得不維持較高的體重,這使她幾乎與“纖細”一詞絕緣。長期在戶外比賽,她的小腿和手臂被曬得黝黑發亮。她原本寡言害羞,但異國求學與一次次采訪讓她變得健談外放,“我覺得甚至有些矯枉過正。”

改變之中,馮珊珊創造了一系列第一:第一個獲得高爾夫球大滿貫的中國球員、第一個成為高爾夫球世界第一的中國球員、第一個獲得奧運會獎牌的中國球員、第一位LPGA歷史上獲得全卡的中國大陸選手……

她因此收獲了眾多利好:從2012年奪得大滿貫冠軍以來,她在球場內外的收入都不斷提升,每年超過百萬美元。2016年《體壇周報》公布的中國體壇財富榜,參考了運動員的比賽獎金、商業贊助、社會活動出場費,馮珊珊以3300萬排名第四。她還擁有以自己名字命名的青少年賽事:“全美青少年高爾夫巡回賽(AJGA)——別克-馮珊珊青少年邀請賽”。馮珊珊的贊助商達到了十余家,在他們眼里,她幾乎是李娜的翻版。

馮珊珊在2016年奧運會賽場上 圖/受訪者提供

作為國內高爾夫球第一人,馮珊珊見證了中國高爾夫球運動從興起走向成熟的過程。10歲摸球時,她居住的廣州第一次嘗試組建高爾夫球隊,而今,她已經在南沙開設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高爾夫球學校。直到2013年,LPGA賽場上都只有她一個中國人在比賽。人們稱她為“高爾夫球場上的李娜”,她形容自己是“中國高爾夫的小白鼠”,她靠天賦和努力做到了中國高爾夫球界目前的某種極限,并將在可見的一段時間內維持下去,而她在8月5日剛剛滿30歲。在這個對年齡要求并不嚴苛的項目上,經驗比體能更具優勢,馮珊珊的未來似乎有更多的可能性。

?

在國內已經無法進步了

時至今日,馮珊珊仍會感嘆自己人生一大成功是“選對了項目”。在練習高爾夫球前,她學過游泳、練過網球、試過滑冰……都沒堅持練下去。1999年,為了籌備省運動會,廣州成立了市青少年高爾夫球隊,馮珊珊的父親馮雄是領隊,每天帶著小朋友練球,她在旁邊看。一天,一位教練走過來,讓她試著揮桿,認為她有潛力,建議她開始練球。她覺得挺好玩,加入了訓練。練了一年,參加全國青少年錦標賽,拿了全國第二。

“那時候競爭小,一年之后拿到全國第二,好像很容易出成績。在學校,拿回獎狀也會被表揚,作為小朋友,感覺在同學里面還是不一樣。給自己挺多信心,就繼續學下去了。”

從此馮珊珊的人生與高爾夫球產生聯結,學習之外的時間都被高爾夫球占據,偶爾看看電視,也都放高爾夫球比賽。她發現高爾夫職業選手在國外受人尊重,比賽時有很多粉絲在現場加油,感覺全世界最厲害的選手都在職業巡回賽上,她也想去。

馮珊珊得知18歲可以參加LPGA的資格考試,做好了大概的規劃。去美國之前,她已經加入了中國高爾夫球國家隊。美國IJGA學院(國際青少年高爾夫學院)給了她全額獎學金,收到邀請的同時,她在國內的訓練也遇到瓶頸:學業重,平時下午5點半放學,練一兩個小時的球,周末可以下場一次,訓練場的條件也一般,師資更不算頂級。“感覺在國內已經無法進步了,遇到這個機會,就到了美國去。”

到美國上學后,馮珊珊的訓練條件有了巨大變化,她可以選擇上午或下午上學,其他時間用于練球,每天練習四個小時,有需求可以下場。具體訓練中,下場的心理策略、場上的體能訓練、基本的推桿切桿等技術動作都有相應的培訓和講解。身邊都是同齡人,一個教練帶8-10個學生,馮珊珊所在的組是整個學院實力最強的,除了她都是男生,跟他們一起訓練提升也快。“這樣系統完整的訓練能夠讓我到一個新的層次,想要再提升,的確要到這樣的環境里。”

她發現了國內外訓練的差別:國內從小現學怎么把球打直,等長大穩定后,再去學習怎么把球打遠。國外反過來。先學怎么用力,怎么把桿頭速度練起來、距離練出來,再慢慢調整方向。“從生理的角度來看,9-14歲是練爆發力最好的時間,但是我們小時候都在練怎么把球打直,其實這樣沒有發揮出我們最大的潛力嘛,距離會損失一點點。”馮珊珊還算幸運,個子高,手長腳長,距離到了美國也不吃虧。但她的一個朋友身材嬌小。長大后再怎么練距離也提不上來,到了國外就生存不下去了。

滿18歲后,馮珊珊決定按計劃參加LPGA資格考試。三百多人報名,最終17人通過。報名之初,她只是想看看自己的水平離實現目標還有多遠,還需要在哪些方面進行努力。沒想到超水平發揮,最后排名第九,成功通過考試,成為LPGA歷史上首位獲得全卡的中國大陸選手。

打最后一個洞的時候,準備第二桿,馮珊珊手和腿都緊張得發抖,順利兩推。按照她當時的成績,幾乎已經可以確定通過考試,排在之后的選手卻因不確定自己的名次而煎熬。場上考試的選手因為失誤出局,一些選手知道不用再加賽,全部抱在一起哭。

當時她很輕松,后來才知道,留學美國加上這次考試(報名費5000美元),已經花光了家里所有積蓄,如果考不過,父母就準備賣房子為她追夢。

?

我沒有辦法再贏了嗎?

進入LPGA后,馮珊珊將第一年的任務定為保卡,她自認是選手里實力末位:所有比賽都是第一次參加,場地不熟悉。自己太年輕,經驗能力都不足。在未晉級的比賽中,她回去看領先場的球員是怎么打的,“我跟他們打同一個球場,問到底差在哪里?看下來發現差距并沒有那么大,可能每一輪差三到四桿,四天下來就變成幾十桿了。”

在復盤中,她的成績開始不斷進步,從一開始倒數,到差七八桿、五六桿、兩三桿,直到第一次次開竅,晉級慢慢變多。保卡成功。

早期馮珊珊大多找巡回賽上靠后一些的球僮,這也是她發揮不夠穩定的原因之一。前10場唯一一次晉級的比賽發生在墨西哥,比賽前,她在停車場等待自己的球僮,助理帶回了一位60歲左右的老人,她原定的球僮臨時去幫另一位大牌球員了。“我當時說不管怎樣,我這場一定要贏這個選手。”她鉚足了勁打,最后拿了二十多名,第一次晉級,那個選手拿了三十多名。“球場是個很現實的地方,包括球僮也是雙向選擇的。”

第二年的比賽發揮不如第一年,馮珊珊掉到了75名,當時是前80名保卡,她差點就要回去重考資格考試。“第一年比想象中打得好,就給自己定了一個比較高的要求,第二年想打得更好,狀態出現了起伏。教練跟我說這是正常的,新人不是第一年就是第二年打得不好。我(心態)很快就過去了。”第三年狀態恢復,排在了三十多名。第四年參加日巡,馮珊珊經歷了第二次開竅,開始拿冠軍。

“我也沒覺得自己好像那一場發揮得很好,是對手沒有發揮好而已。在那之前我轉職業三年半都沒有拿過一個冠軍,我一度想:我沒有辦法再贏了嗎?日本那個冠軍就讓我覺得原來我轉職業之后還是有競爭力,我還是可以拿冠軍的。”馮珊珊說。

她迎來了職業生涯較為順利的三年。下一個目標是拿LPGA的冠軍,第二個目標是想打進大滿貫前十,在2012年LPGA錦標賽(大滿貫賽)上,她獲得冠軍,一下實現了兩個目標。接下來幾年,她的目標一直在變:排名進前十、參加奧運會、拿奧運獎牌、排名世界第一……每一個都成功實現。

在決定她成為世界第一的比賽中,她面對18號球洞,出現了久違的緊張,“我知道這次贏了也許就是世界第一,這畢竟是我的夢想。”打一記關鍵球時,排名第二的泰國選手莫莉婭失誤了,馮珊珊推出最后一桿,以一桿的微弱優勢險勝莫莉婭,獲得冠軍。根據積分,馮珊珊超越了此前排名世界第一的韓國球手柳蕭然,成為新晉“球后”,也是女子世界排名創立以來的第13位“球后”。

比賽結束后,馮珊珊去機場飛向下一個比賽地,在達拉斯轉機時,打開手機看了下,發現所有工作人員都在朋友圈發自己拿了世界第一的消息,她很開心,正好到了飯點,去牛排店點了個牛排慶祝。

?

自律很重要

第一次想改變打法是在2016年上半年,馮珊珊成績一般。她將成績與當時世界前三進行了比較,發現她們都是95后,打法較為進取,和18歲的她打法相似,一直盯著旗桿,不會顧及水塘、沙坑等障礙。而她因為經驗的積累,打法變得保守。“于是我失去了‘打鳥’的能力。”她決定改變打法,這個策略帶來的利好是,她成功打進里約奧運會高爾夫球比賽前三名,獲得一枚奧運會銅牌。

第三次開竅后,馮珊珊對自己的高爾夫球生涯有了新的期許。進入名人堂和參加東京奧運會是她下一個目標,她僅差一場大滿貫就可能排隊進入名人堂。

馮珊珊曾經將澳大利亞球員卡莉·韋伯視為偶像,卡莉有大將之風,常與索林斯坦爭世界第一,其沉穩的面容一直留在她童年的印象中。輪到自己打球時,她也將情緒控制作為一個重要的功課,如同她對球的控制一樣。

小時候練球時,父親馮雄十分嚴厲。打一個球洞,劃分一個區域,要求馮珊珊10顆球連續打到里面,一顆出去了,就要再加10顆,直到全部打完。壓力之下,馮珊珊耗費的心力大于現場揮桿消耗的體能,“我一直開動腦筋,練球的時候不是一個機器。我很注重效率,會想盡一切辦法達到目的,可能沒有教練教,我就根據我對自身的了解去攻克。也是因為這樣,我對自身的控制看得很重,我要想出來怎么把球打到我想去的地方。”

如今,她對自我控制依然嚴苛且精準,比賽前,她要睡夠八小時。遇上早上7點開球,4點半就要起床,前一晚她會將燈全關掉,看書麻醉自己,躺床上對自己說:“現在已經很晚了,要睡覺了。”比賽前,她會想好完整的擊球策略,在賽場上實施。比賽結束前,她從不不會主動看成績,也不允許團隊向她透露。“成熟的高爾夫球運動員,自律很重要。”

馮珊珊在生日會上和球迷做游戲 圖/本刊記者 大食

馮珊珊想過一些退役后的規劃,她希望留在高爾夫行業。2014年,馮珊珊開辦了高爾夫學院,“我覺得應該利用自己的影響力,為這項運動做些事情,退役后我就有更多時間經營和打理我的高爾夫學院了。把孩子們培養成才,接我們的班。”她享受了時代的利好,以小康之家的身份走到了刻板印象中“貴族運動”的舞臺。“現在國內已經建立了很多高爾夫學院,也有一些走進校園和普及類型的體驗活動,加上政府、協會以及社會各界力量的大力支持,這條路完全可以走得通,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相信未來會有更多高爾夫高手出現。”

2019年10月,馮珊珊即將在上海迎戰世界高爾夫好友,爭奪別克LPGA錦標賽的冠軍,這場比賽是今年國內唯一一場LPGA級別賽事。馮珊珊充滿信心。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13期 總第631期
出版時間:2020年05月04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
粵ICP備10217043號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杂技群英会电子
qq游戏里面的麻将 190足球即时指数 篮球wnba比分直播 视频 短线的好股票 微乐贵阳麻将开挂下载安装 好运快三计划 幸运飞艇9码图 幸运赛车攻略 广西快3开奖网址 福彩26选5开奖号码中特 重庆快乐十分前三走势 陕西快乐10分 免费股票数据接口 打麻将技巧视频 黑龙江22选5规则 股票的开盘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