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關注丨母乳喂養的媽媽 “偉大”是選擇而非捆綁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包莉婷 日期: 2019-09-26

“當下母乳喂養宣傳過多提到母乳喂養的好處,而沒有告訴媽媽們母乳喂養可能遇到的問題、應對問題的方法。如果醫院能夠把孕期科普教育做好,那么至少媽媽們在產后知道如何應對,能有意識地利用閑暇時間補充相關知識或尋找對應的指導”

實習記者? 包莉婷

編輯? 周建平 [email protected]

?

母乳期的困難

“我這個肥胖的老女人有什么可寫的?其實喂奶也沒什么困難。”45歲的梅花是一名自由職業者,她的大兒子已經18歲,小兒子9歲。采訪之初,她有些拘謹,不到兩分鐘,她打開話匣子,傳授起有關哺乳的知識和經驗。

“你要記住,多喂奶、多吸奶,不然會像我……”她欲言又止,發出一聲嘆息,“我本來奶水少,工作一忙起來就顧不上喂奶,很快就沒了奶水。像我們這種自己給自己打工的,只能羨慕有帶薪產假的人。”

2019年9月11日,廣州市人大常委會召開座談會,向社會各界征詢對《廣州市母乳喂養促進條例》(草案修改稿)的意見,受邀到場的三十余名母乳媽媽討論最多的是關于母乳喂養知識的正確普及和用人單位對哺乳假執行的問題。

毫無疑問,擁有178天產假外加28天寒假的教師張惠萍是梅花羨慕的人。26歲的張惠萍是一名新手媽媽,女兒未滿周歲,回想女兒的出生,她顯得特別無奈。

“太——突——然——了——”四個字,三秒鐘,張惠萍兩次搖頭,“我只不過在凌晨兩點起床夜尿,沒想到羊水就破了。”

在張惠萍看來,她的生育過程有點賭博的意思。半夜被家人手忙腳亂地送至醫院后,張惠萍很快順產生下女兒,“可能是因為年輕,也可能是因為好彩(粵語‘好彩’即‘運氣好’)”,第二天她“照樣能走能吃能睡”。

年輕也意味著當媽媽的經驗為零。在經歷漲奶、堵奶、少奶問題和寶寶乳頭混淆、頻繁嘔奶、戒奶困難之后,她改用“唔好彩”(運氣不好)來形容剛過去的哺乳期。

孕期“忙得連胎教都顧不上”的張惠萍自然缺乏知識儲備。夜間忙于為其他產婦接生的醫護人員也無暇顧及母乳喂養指導的細節,她一直以為要等到乳房出現脹痛感才有奶水喂寶寶,結果鬧了個大笑話,“第二天查房的護士問我吸奶沒有,我理直氣壯地回答,‘我還沒有奶!’”

以為自己“沒有奶”的張惠萍錯因此錯失第一次喂母乳的良機,她的女兒出生后不久因黃疸值過高轉科室,在病房滿足地吮吸奶瓶吃下第一頓奶,導致“乳頭混淆”(因新生兒吸吮母親乳頭之前先吸吮了奶瓶,或者頻繁使用奶瓶,而不愿或是不會吸吮母乳的現象),兩個多月以后才愿意直接吮吸媽媽的乳房吃奶。

在新手媽媽里,對母乳喂養所知不足的不只張惠萍,當時已是上海某公立三甲醫院婦產科醫生的馬蕾產后同樣以為自己沒有奶水,在剖腹產生下大女兒后,告訴巡房的護士長,她還沒有奶,于是護士長沖了30毫升的奶粉給寶寶。

“當時全家人看著寶寶‘咕咚咕咚’幾下就把奶粉喝完了,還挺高興呢。”直到成為國際認證泌乳顧問(IBCLC),馬蕾才發現護士長做法的不當之處,“首先,媽媽生完寶寶的頭三天不是沒有奶,而是奶水很少,但不代表沒有。其次,對剛出生的寶寶來說,初次喂30毫升的量實在太多了。媽媽的產奶量和寶寶胃的大小相匹配,是從少量到多量的過程,跟媽媽體內的激素變化也有關系,新生兒頭三天的胃很小,需求也很小,媽媽的乳房無需分泌太多乳汁,奶水自然也少。”

有關母乳喂養的誤區眾多,而且指導機構的“雷區”還越來越密集,不少媽媽深受其害。曾有一名產婦因為“奶塊堵塞”(以下簡稱“堵奶”)引起乳房疼痛不適,但是多次被無良通乳師暴力擠壓乳房之后熱敷,病情發展成乳腺膿腫,找到馬蕾時乳房已經破潰流膿。馬蕾回憶起接觸過的“最棘手最嚴重”個例,語氣忿忿不平:“這名媽媽接下來還要經歷換藥、膿腫引流等過程,痛苦程度可想而知,這對她的身心健康造成多大傷害?”2017年,馬蕾從深圳某知名私立醫療機構辭職成立工作室,全職從事母乳喂養科普、培訓和個案咨詢工作,“中國不缺乏非常優秀的醫生,但缺乏既有循證理念,又有母乳喂養指導實戰經驗且愿意大力推廣母乳喂養的醫生。”

2019年2月,中國發展基金會發布《中國母乳喂養影響因素調查報告》,建議應“加強母乳喂養的知識普及和技術支持”,因為“醫療衛生機構在為嬰兒母親們提供母乳喂養知識的宣教和技術指導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

馬蕾說:“當下母乳喂養宣傳過多提到母乳喂養的好處,而沒有告訴媽媽們母乳喂養可能遇到的問題、應對問題的方法。如果醫院能夠把孕期科普教育做好,那么至少媽媽們在產后知道如何應對,能有意識地利用閑暇時間補充相關知識或尋找對應的指導。”

?

母乳=母愛?

懷孕時,張惠萍唯一的愿望是“下秒鐘就把孩子生下來,然后買最貴、最漂亮的衣服給自己穿上”。寶寶生下來后,張惠萍在朋友圈曬出自己懷胎十月的“輝煌成果”:“雖然大家都說我懷孕之后變丑了,但寶寶還是很漂亮的。”

她給女兒喂奶從不馬虎,不僅生物鐘“自行調整”到能在女兒哭聲開始前醒來喂奶,而且變得異常警惕,“只要女兒那邊有什么風吹草動,我都會醒來,哪怕她只是翻了個身。”

張惠萍從母乳瓶喂過渡到母乳親喂后不久,遇到堵奶的問題。最嚴重時候,她的兩側乳房完全變形,布滿凸起的硬塊,“就算一動不動,也感到鉆心的疼。”

“既然身體吃不消,不如索性戒奶吧,喂奶喂得自己都不成人樣了。”張惠萍的媽媽疼愛女兒,勸她讓孩子斷奶。

但張惠萍決定咬牙堅持,“我當然也有看過一些雞湯類的文章,說每一口母乳都是母親對寶寶的愛,可我只是覺得母乳喂養比較方便,挽起衣服就可以喂奶。”她堅持的原因當然不只如此,“因為喂奶,我和寶寶建立了更加親密的關系,她更黏我,親喂的時候她會一直看著我,以前瓶喂,她也只要我喂,連我媽拿著奶瓶都喂不了。我變得更加有責任感,也享受被她緊緊捆綁的幸福。”馬蕾認為,順利實現母乳喂養的媽媽認為母乳喂養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是因為母乳喂養讓母嬰之間有更親密的接觸,它是母嬰之間的一種情感交流方式。

2019年5月20日,第29個全國母乳喂養宣傳日,主題是“母乳喂養,給寶寶100分的愛”。

單身女性阿鹽在看到宣傳詞后,提出質疑,“為什么要把母乳喂養和母愛掛鉤?當然堅持母乳喂養的母親非常偉大,可是這樣子好像在責怪沒有條件母乳喂養或者不想母乳喂養的母親,在說她們不夠愛孩子,有點道德綁架。”

在自然界,母親親自哺育幼兒是普遍規律,瑞典博物學家林奈以雌性哺乳動物最獨特的器官——乳房——作為分類標準,在其1758年出版的著作《自然系統》中以“哺乳動物”這一分類名詞取代“胎生動物”,首次把人類歸入哺乳綱。

但在人類社會,女性沒有完全遵循這一規律。2002年世界衛生組織在《嬰幼兒全球喂養戰略》中指出,全球在生命的最初四個月進行純母乳喂養的嬰兒不超過35%。2018年第一財經數據中心發布的《中國母乳喂養研究報告》顯示,中國母乳喂養率在1998-2014年間下跌近40%,最初6個月純母乳喂養率僅27.9%,比38%的國際水平低超過10個百分點。

“女性有權利決定自己應該過什么樣的生活,母乳喂養不僅涉及到嬰兒的利益,更與新媽媽的身心健康權益密切相關,新媽媽應該根據自身實際情況,從促進母嬰雙方健康、可持續發展的角度慎重選擇。”中國心理衛生協會婦女健康與發展專業委員會心理咨詢師沈薈馨說。

2018年歲末,Winky剖腹生下兒子,長達15厘米的傷口讓她“痛到飆淚”,喂奶如同赴刑,“家婆一直讓我繼續喂,告訴我多親喂奶水才會多,但我的傷口真的很痛。”母嬰健康是影響母乳喂養的一個因素,《中國母乳喂養影響因素調查報告》指出,“剖宮產嬰兒六個月內純母乳喂養的概率顯著低于自然分娩的嬰兒。”

出院以后,Winky選擇用配方奶粉替代母乳喂養,然而直到現在,她仍覺得對不起兒子,“畢竟母乳的營養很高,吃母乳的寶寶免疫力也更好,這些都是奶粉無法取代的。”

馬蕾表示:“母乳喂養宣傳不是要給媽媽壓力,不是說不喂奶就是不愛寶寶。有些媽媽可能家庭支持不夠或者先天性乳腺發育異常,各種原因導致只能混合喂養或者放棄母乳喂養,也有些媽媽在知情的情況下仍然選擇奶粉喂養,我們不能說這樣的媽媽是不稱職的,只是希望在我們的科普和指導下,能夠幫助想要母乳喂養的媽媽能夠實現她們的想法。”

馬蕾引述美國衛生保健研究和質量機構2007年發表的一篇系統綜述和薈萃分析指出:配方奶喂養與兒童期的急性感染,如腹瀉和耳部感染有關,喂配方奶的寶寶急性中耳炎的發病率增加100%,哮喘、肥胖、糖尿病,這些疾病總的發病率也會增加。

“我們說吃配方奶粉可能增加發病風險,但并不代表就一定會發病,只是可能性增大。”馬蕾舉了一個形象的例子,“就像我們都知道寶寶出行要坐安全座椅,但有的寶寶出門從來不坐安全座椅,也沒發生意外,但我們不能因此推論不坐安全座椅是安全的。同樣,增加發病風險是對個體而言,有些寶寶可能沒事,但是對另外一個寶寶來說可能就增加了患病風險。如果媽媽知道配方奶粉可能會增加寶寶的發病風險,但就是覺得配方奶喂養更方便,我們也不能強迫她。”?

Winky并不在意奶粉對寶寶可能造成的潛在危險,她基于健康情況選擇放棄母乳,得到丈夫的支持。但在傳統觀念里,母親應該為孩子作犧牲,Winky不可避免地被一些親戚朋友指指點點,他們不斷逼問Winky為什么那么狠心,那么自私。

?

“母親比新生兒需要更多幫助”

由于女兒乳頭混淆,最初的兩個多月,張惠萍只能用母乳瓶喂的方式喂奶。其間,她不僅要在寶寶哭鬧前醒來,還得預留至少30分鐘的時間用來吸奶和溫奶,為了方便,她把吸奶器、暖奶機都放在床頭。

女兒有時哭鬧不止,張惠萍會強行把乳房塞給女兒,“她反正都在哭,干脆看看能不能堵住她的嘴。”“有人奶卻偏偏不吃,偏要用奶瓶喂,她讓我每天忙個不停。”

張惠萍起初使用手動吸奶器吸奶,每次得花費20分鐘,很快,手上磨出來的繭清晰可見。后來購置了電動吸奶器,她也要握著吸奶機以便控制吸奶的位置,一邊觀察吸出多少奶水,量不夠就要換成另一邊的乳房;一邊留心寶寶的情況,“如果她開始哭,你必須在第一時間哄她,不然她會更吵,哭得更響亮,直到把全家人都吵醒。”

張惠萍有時也偷懶,直接從冰箱拿出之前吸出來的奶,省去吸奶的步驟。但是溫奶的任務也不能放心交給溫奶機,因為溫出來的奶可能太燙,也可能是冷冰冰的,還可能加熱不均,“剛拿出來很熱,沒一會兒就涼了。”所以,她每次喂奶前都要充分搖晃奶瓶,然后滴一點乳汁在手背試溫,太熱或太冷,她都得另外端來一碗水進行二次溫奶。

實現親喂之前,張惠萍最多只能連續睡眠三小時,“其他寶寶可能吃飽了就睡,睡飽了就吃”,但她的寶寶多數時間都是醒著,以至于她的婆婆需要拜神來祈求寶寶睡得安分些,“我完全沒有時間做其他事情,而且女兒可能睡25分鐘就醒來,我必須抱著她走來走去,如果光抱著不動,她就開始哭。”

Winky用“困身”來形容喂母乳的媽媽——身體被困住,不得自由。張惠萍深有體會,女兒出生兩個多月后,冷空氣侵襲南方,張惠萍的忍耐力到達極限,在長期睡眠不足、精神焦慮、神經緊繃的情況下,她反復堵奶,通乳師說她“肝火太重”,并提醒道:“喂奶,心態最重要。”

超過兩小時的采訪過程里,張惠萍唯獨此刻皺了眉頭,“肝火重的因素太多了!帶寶寶真的很累,她真的很煩,總是哭鬧,你也睡不好覺。這樣的次數多了,就會感到很厭煩。”

沈薈馨認為,女性在哺乳期間的心理健康非常重要,但很多家庭忽視了這點,“媽媽只有在仍具備情緒感知和交流能力的情況下,才能夠順利地建立新生兒依戀關系并產生乳汁和排出乳汁,如果媽媽本身處于非常糟糕的情緒狀態甚至患上產后抑郁,杏仁核的過度活躍導致精神緊張或思維反芻,會嚴重阻礙當下依戀關系的建立,導致新媽媽聽到孩子的哭聲就覺得很頭痛很煩,影響乳汁產出和排出。”沈薈馨提出,產后的家庭應該把產婦放在第一位,因為“媽媽好了家庭才會好,家庭好了,寶寶才會好”。

馬蕾贊同“產婦第一”的看法,她從激素的角度分析,母親如處在焦慮、緊張等狀態,催產素、泌乳素等激素的釋放會受到影響,從而影響乳汁的分泌。她的工作室做母乳喂養的個案咨詢時會進行個案陪伴,給予哺乳期的媽媽情感支持,釋放負面情緒,但她更希望產婦的家人能看到理解、支持和陪伴對產婦的重要性,“如果家庭成員把目光都轉移到新生兒身上,對獨自一人面對喂奶和照顧寶寶等諸多問題的產婦不聞不問,很可能都會引發甚至加重她們的抑郁情緒。”

如何識別產后心理問題?從個人層面,沈薈馨建議產婦應學會善解“己”意,時常覺察自己異常的情緒和行為,分娩前或懷孕前,任何方面覺得不對勁都應正視,產婦也可利用“愛丁堡產后抑郁量表”進行自評。同時,她強調家人、朋友要建立“產婦第一”的意識,希望他們能有意識地把注意力放在產后的女性身上,觀察她們的言行情緒相對以前是否出現變化,站在產婦的角度主動詢問她們是否需要幫助,“女性在產后需要承擔非常多的責任,遇到非常多的挑戰,新媽媽需要一個過程慢慢去經歷、體驗,去抗壓、學習,在這個過程里,女性比新生兒需要得到更多的幫助。”

?

“偉大”是一種自由選擇

從懷孕到哺乳,旁人習慣把目光從產婦的腹部轉移到她們的乳房,Winky對議論她的人反應平和,“可能那時的人不流行喂奶粉,奶水也充足。”

張惠萍卻快人快語:“那是因為這些痛苦都沒有發生在他們身上!”在七個多月的哺乳期里,不論張惠萍的女兒出現什么健康狀況,家人首先想到的是她奶水的問題,責備她不注意飲食連累了女兒。但稍有生物常識的人都知道,食物進入人體后要經過消化吸收的過程,“媽媽的乳房不是下水道,不是吃什么就會過奶到寶寶肚子里。食物消化吸收入血后,還得經過一道又一道關卡,比如血乳屏障,食物能不能進入乳汁是個問題,能有多少進入乳汁也是個問題,媽媽的奶水如何影響寶寶呢?”馬蕾大笑著進行科普。

陳舊的生育觀念,成為捆綁在女性身上的諸多枷鎖,足以讓“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未婚育女性感到恐懼。

阿鹽自嘲為“比較自私且共情差沒有同情心的豬”,問她了解到女性在哺乳期可能會經歷漲奶、堵奶、乳頭皸裂、乳腺炎等一系列問題后是什么感受,她果斷回答:“女性真的蠻偉大的,但是我不想承擔這種偉大。”

6月20日,學者任澤平、熊柴、周哲發表《中國生育報告2019》,提出“住房、教育、醫療等直接成本高是抑制生育行為的‘三座大山’”。9月3日,某社交平臺的話題“抑制年輕人生育的三座大山”持續引起討論,截至9月23日,累計閱讀量超5045.5萬。

沈薈馨認為,當下青年女性的恐慌和社會支持缺失有關,“提起婚戀、生育,可能會有粉飾太平的情況出現,似乎只要不談那個問題,大家就不會遇到,連生育是一個風險都不提了,結果大家開始道聽途說,年輕人的恐懼變得越來越大,反倒不利于提高結婚率或生育率。”

她相信,如果把婚育可能存在的問題告訴年輕人,反而會讓年輕人正視婚姻和生育責任,“懷孕、哺乳不是百分之百幸福的事件,它就像一份偉大的工作,它也是幸福的,但同時一定會帶來挑戰和壓力。如果每個女性及其伴侶在進入到這個階段前,就能獲得相應的社會支持,由正規渠道給予他們應對婚育壓力的知識與方法,做好心理準備,在應對接踵而來的壓力和挑戰時,他們的心理素質和應對的能力會大大提升。”

張惠萍戲稱自己是哺乳期“經歷豐富”的新手媽媽,孕期和分娩都相當順利,沒想到哺乳期歷經坎坷,“實話實說,寶寶呆在肚子里的時候我才是最輕松自由的,(她)不哭不鬧,還可以隨身攜帶,但是她一出生,我就面臨許多意想不到的問題,簡直是噩夢的開端!”

如果以后有二孩,還會母乳喂養嗎?

張惠萍把臉轉向窗外,似乎拿不定主意。

“母乳喂養有一個簡單粗暴的說法,因為奶粉多數是牛奶制成的,只有少數是羊奶,牛奶是牛寶寶吃的糧食,人寶寶應該吃人奶。戒奶的時候,我動搖過無數次……如果以后有二孩,我可能不會再給寶寶喂母乳,我不想再經歷堵奶和戒奶,太辛苦了!”

“不過在母愛面前,這些困難都是微不足道的吧。”張惠萍說。

?

(為保護受訪者隱私,梅花、張惠萍、Winky、阿鹽均為化名;參考文獻:《柳葉刀》母乳喂養系列報告,《中國母乳喂養研究報告》,《中國母乳喂養影響因素調查報告》)

?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13期 總第631期
出版時間:2020年05月04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
粵ICP備10217043號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杂技群英会电子
街机电玩捕鱼游戏加盟价格 一分钟极速赛车全天计划 比分直播即时比分直播 如何炒短线股票 娱网棋牌大连打滚子新版 p3开奖号码 秒速飞艇精准一期计划 足球最大比分 江苏11选5手机版 最准确的平码公式算法 申城棋牌官方官方下载 青海11选五开奖结果图 辽宁35选7几点开奖结果 必中三码期期开奖 广西麻将南宁1元微信群 新疆11选5遗漏号码查询